温暖的炉火冬夜图片新闻乐观,从微笑开始新书推荐
第04版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版 下一版
  •   标题    站内高级搜索
第1521期:第04版 本期出版日期:2018-01-26

温暖的炉火

□李微

我的启蒙老师叫张家强,时隔十几年的光阴我仍然清楚地记得他的名字,他的音容笑貌,记的寒冷冬天教室里那一炉温暖的火……

我小学一年级在村里的一个教学点度过。学校是小山坳上一间简陋的土坯房,一块斑驳破旧的黑板、十几张小木桌组成了我们的教室。邻近几个山村里有十几个孩子在这里读小学。张老师家住在离学校十几里地的村子,他一个人要教三个年级的课程。

我家离学校步行需要近一个小时,每天天不亮就要在奶奶的呼唤中揉着惺忪的睡眼起床,扒几口饭,背上书包和邻居的小伙伴一起沿着坎坷的山路上学。

最要命的是大冬天,天亮的晚,总是在睡得正香的时候,耳边传来奶奶的呼唤:“快起床上学去,迟到了张老师会罚你的。”虽然贪恋温暖的被窝,但是想到严厉的张老师,想起张老师放在讲台上的戒尺,即使心中有一千个不愿意还是一个鲤鱼打挺迅速爬起来,乖乖地背上书包踩着厚厚的雪“咯吱———咯吱———”出门。我来到同村的小伙伴家喊她一起上学。她说大雪天不想去学校,我只好独自一个人在呼啸的寒风中像个小土豆儿一样在山路上艰难地滚动。

上学路上有一条小河,冬天的早晨地面积雪还结了冰,我在过河的时候脚一滑,结结实实地摔了一跤,掉进小河里,衣服鞋子都打湿了。漫天都是飞雪和大风,一个人无助地“呜呜———”大哭,白茫茫的雪地看不到一个人影儿。硬冷的风像刀子一样割在脸上,眼泪也吹干了。

虽然全身冰冷牙齿打颤,还是咬着牙战战兢兢往学校的方向前进。

待幼小的我好不容易在雪地里赶到学校的时候,张老师正站在讲台上教新一课的生字词。我已经全身冻僵了,流着鼻涕站在门口瑟瑟发抖。

张老师看到我狼狈的样子,似乎明白了一切,他当即停止了讲课。一改往日的严厉,很温和的让我回到座位上。然后急匆匆地跑了出去。不一会儿他回来了,手里拿着衣服和一小捆干木柴。

“同学们你们去找点柴我们生火烤。”他安排全班的同学都出去到学校后面的山上捡拾柴火,然后把衣服递给我说:“这是我去附近居民家里找来的,赶快换上。”

待我换好衣服,他和几个同学在教室的角落处用几块废砖头围了一个简易的火炉,用大家找来的木柴烧起一炉大火。

火烧起来了,趴在地上生柴火,大家都成了花脸猫。红彤彤的炉火映照着一个个童真的笑脸。温暖的火光中那一双双长着冻疮的小手和被山风吹得皲裂的小脸晃动着、欢笑着。同学们兴奋得好像过年一样。因为炉火的温暖,大家上课都格外认真。

小屋外寒风飞雪,小屋内书声琅琅。

同学们围着温暖的炉火大声地背诵课文,张老师一边听我们背书,一边给我烘烤打湿的衣服。

快放学的时候,张老师把烤干的衣服和鞋子递给我,我抚摸着温暖的衣物,8岁的我看着面前这个白头发的小老头儿忍不住泪流满面。

从那以后,每天一来到学校教室里就有一炉温暖的火燃烧着等待着我们。我们围着炉火拍打身上的雪花,烤热冻僵的小手,火光照着张老师斑白的双鬓和同学们喜悦的笑脸。

在那间简陋的教室里,年幼的我在温暖的炉火陪伴下学会了写字,学会了做题,愉快地度过了三年时光然后升到镇上的寄宿学校读书。

光阴似箭,时光如梭。十几年过去了,张老师和小教室的炉火总会不经意间闯入梦里,仿佛一部旧时的黑白电影在脑海里回播重现。每次想起那段求学经历,我心里就充满了温暖和感动。

有人说启蒙老师就像初恋情人,永远留在记忆深处……在寒冷的冬天,我的启蒙老师在大山深处点燃了温暖的炉火,这炉火不仅温暖了我的身心,也照亮了我的人生。

  
                     
友情链接
即墨政务网  -  中国即墨网  -  金启程科技  -  蛙盟云  -  xpaper数字报刊云 

Copyright © 2011 新即墨报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区鹤山路158号   邮编:266200  电话:0532-87565071  传真:0532-87565961  邮箱:xjmbjb@163.com